禁养空前,要避免环保伤农

时间2017-10-23 9:16:06 字号 -A = A+

  根据环保部的通报,为落实“水污染

  养殖场大量关闭,对生猪产业的影响是直接的。一是生猪出栏量连续减少带来的经济影响。2014年,我国生猪出栏量达到历史峰值,为73 510万头;2015年开始呈现大幅度减少,2015年较2014年减少2 686万头;2016年又进一步减少2 323万头。按照目前养殖场关闭力度,预计2017年生猪出栏量还将减少。相应地,猪肉进口量持续上升,2016年为162万吨,比2015年增加108.4%。国内猪价在相当一段时间也持续攀高,除周期因素影响外,与禁养政策不无关系。

  二是社会影响。一方面,被关闭的养殖业主,主要是小养殖户的生计问题受到影响。如上文提到的21.3万个养殖场(小区)原有从业人员的转产、转业和生计问题。有相当一部分是年龄较大的农户,转产转业的难度很大。另一方面,强力的关闭措施,还可能引发农户对政府的负面情绪。过去,为了保障猪肉供应、提高农民收入,政府拿着补贴鼓励农户养猪,而现在却要关停养殖。对于农户而言,无论是畜牧局还是环保局,代表

  的都是政府,用农户的话讲,“昨天你拿着钱来鼓励我建猪舍,今天你又带着铲车来拆猪舍”。如果政策解释不清楚、安置补偿不到位,容易导致农民对地方政府的信任度下降甚至不满。

  目前,社会上已经出现了不少针对地方环保部门执法“一刀切”的批评。例如,在禁养区的认识上,将禁养区理解为“无畜区”,但这只是造成过度禁养的一方面。根据“水十条”的分工,在中央层面明确禁养区划定工作是由农

  业部牵头、环保部参与。但在地方落实时,部分地方的畜牧主管部门,由于长期形成的“发展高于保护”的固有思维,以为就是划划区而已,结果出现两种情况:一种是划区范围过大,应付了事,以为划完区就万事大吉了,有的地方把整个市区管辖范围全部划为禁养区。另一种情况是部分地方干脆把划区以及后续的关停工作推给环保部门,因此出现了一些地方分工与中央分工不一致,成了由环保部门牵头、畜牧部门参与。这两类情况本质上都是低估了新常态下中央落实政策的力度,到环保动真格的时候,尤其是中央环保督查开始后,上述地区只能“吃不了兜着走”。


+返回上一页